请输入搜索信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校友工作 >> 正文

校友工作

新传学子:王一然

时间:2016-06-18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点击:[]

    

(王一然)

    813凌晨3时许,天津滨海新区集装箱码头发生第一次爆炸后仅4小时,王一然就已经从北京赶到核心爆炸区第五大街了。

    王一然是无界新闻的记者,也是青岛大学文学院新闻系2015届毕业生。看到朋友圈里的塘沽爆炸场面时,她正在与同事微信聊天,不顾同事的劝阻,她立刻赶往天津,那时已没有到达天津的火车,她就打车赶往现场。那晚,她是最早赶到的记者之一, 无界是最早进行直播的媒体之一。“去的越晚,掌握的一手信息就越不准确,走时很着急,生怕现场被清理掉。”王一然说。

    查看完现场后,王一然就开始在前方现场采访报道,通过电话口述、微信传图的方式,将现场情况传给后台编辑。“灾难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惶惶。信息的准确及时传递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 ,人心稳了才有力气去追问别的真相。”这就是王一然争分夺秒的原因。

    爆炸现场是危险的,存放的危化物品爆炸后产生大量有害气体,15日风向改变、防护服不够、口罩几乎无用,三公里内人员必须紧急撤离,王一然也不得不紧急撤离,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继续报道的心。忙于采访,她一天粒米未进,同事担心她的同时,也感慨于她的“拼命”。

    在学校,王一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她会翘课,有棱角,直言不讳,从不掩饰自己的喜恶。不喜欢的课她有时不会上,但在她感兴趣的课上,她总有问不完的问题,课时限制不能完全解决的问题就课间解决,课间时间也用完了就下次课时继续,总之一定要解决。每次问问题时,她都拿着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记和问题,与老师交流时她都会很认真地记。课堂上,她总是坐在前两排,方便与老师交流,她听得专注,却从不记笔记,在她看来笔记是个很坑人得东西,它会给人一种“可以看笔记”的心理暗示,听课也就没那么认真了。“我上课介绍过的阅读书目她几乎都会读,还会认真做好笔记跟我讨论,”在她的老师姜昕眼中,王一然是个个性鲜明的孩子,有理想且执著,“喜欢的事就拼命去做”。

    王一然虽然毕业不久,但她绝不是业务上的新人。大学期间,她先后在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凤凰网实习,虽然专业是新闻 ,但是编导、导播、记者 、主播、 编辑她都做过,在青岛日报的大学生实习基地也写过两篇获奖报道。现在的王一然能将各种工作应对自如,但她第一次去实习的时候,也是备受打击。大二暑假,她去中央电视台实习,那时的她觉得学新闻只要会写稿子就行的她不会剪片子也不会做后期,但是工作有需要,而其他中传、人大的实习生都会,于是,王一然用一个通宵的时间学会了 Premiere等软件的基本操作。通过不断锻炼,她的技能也不断增加,业务面拓宽,但她仍要努力增加自己的深度,“我的技能值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去填满。”

    作为新闻学子,在青岛生活了四年,王一然想为这个城市留下一点痕迹。大四那年,她做了一个大型的新闻组合式专题——《青岛零点后》,包括新闻纪实摄影、新闻人物特稿、新闻特稿、街头采访。这个作品一周的点击量就超过了350万,也得到了新华社、人民网、青岛新闻网等145家媒体的转载。优秀作品背后是她不为人知的努力,她所在的实习单位凤凰网的领导虽然对她的想法感兴趣,但作为偏重时效性的网络媒体,领导并不愿耗费人力物力去做这个深度的题材,整个专题的策划、拍摄、采访、后期全都由王一然一个人完成。她熬了7个通宵才完成。当然,真正困难的是素材的采集。王一然街采或拍摄时常会被威胁恐吓,去医院时被医生和护士围堵抢相机,想去拍一下红灯区情况却惨被发现,被追着跑了好几条街。提到这些经历时王一然扑哧一笑,“他们想抢我相机,但没成功。”她怕相机被抢,因为相机里有她拍的四五百张照片。“如果被抢,我就白工作了,东西就做不出来。”

    在校期间,王一然创作的小说《千与千寻》获得首届嘉木·本色中文奖学金文学创作组一等奖,预计年底出版。除此之外,她还独立策划过大型的新闻峰会活动,做过独立的美术馆策展宣传片总策划人和导演,为阿里优酷土豆投资的《孤独的美食家中国版》做新媒体运营 ,她也有自己的公司,主要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我对新闻的热忱和精力是源源不断的,记者这个职业是少数拥有话语权的职业,正因为少数人拥有捍卫这个国家的话语权,所以我们才要敬畏和勇敢。 用话语权向世人展示真相,不评判不好恶,只给人们传递信息,弱者与强者同等发声,每个人都有判断的权利,民主权利高度实现成为社会的特征,达到维护公共利益和谐社会的终极目标。”王一然不断强调:“未必爱新闻的人都会成为新闻记者。”有很多主客观因素让你不能成为新闻记者,但并不妨碍你去做一个好的新闻人,也不妨碍你去用新闻思维去客观、真实、准确的看待你身边的人和事情,这可能会帮助你解决很多问题。

    如今,她的小公司有合伙人独立运营,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记者行业。当被问到新闻理想会不会变时,她说:“新闻理想肯定是不断深化的,如果要非说变不变,只能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稿件来源:青岛大学新闻系媒体实践发布平台新记者)

关闭

校友工作